hg0088

水墨长卷通天峡
  来源:
印象中的山西,是尘烟飞扬的黄土高原;是一排排贴着窗花的窑洞,是一群穿着厚厚黑棉袄的西北汉子,他们手捧一个夸张的大腕,蹲在墙角稀里哗啦喝粥或吃面的异域风貌。
荒漠也是一幅别样的景色,缘此,对寻访山西也就有了些许的期待。
晚秋,一趟山西省平顺县通天大峡谷之行,彻底改变了我对山西的最初印象,对人生和命运也有了深刻的解读。
是谁绘就了通天大峡谷这幅水墨长卷?
下午,坐上了接我们的轿车,在挂壁公路上向大峡谷进发,自幼便有恐高症,此刻恨不能闭上眼睛,又担心错过奇峰幽谷,那种想看不敢看,不看又想看的紧张心情如同看恐怖片一样惊悚,过山车一样刺激,过瘾。
车,终于停下,我们是停在一处平整的山顶上,周围都是让人胆寒的悬崖峭壁,远远往下一看,刀切豆腐一样齐整,谷深万丈。我的双腿立即就酥软了,一下跌坐在石阶上,战战兢兢看着同行的朋友扶着护栏,一步步小心翼翼地向山尖上的一朵蘑菇似的观景台走去。
脚下绝壁处一簇叫不上名字的植物野草大小,却有大树的形貌,枝条干硬的如同棘条,女人手指顶大小的叶片正在泛黄、凋落。是不是它的年龄比我的年龄还长?不知哪一年一颗名贵的树种落在石缝里,靠积存在缝隙里的一点薄土生根、发芽,此生,注定难成栋梁,却盆景一样婉约,这是它的宿命吗?
我的目光穿过深谷落在对面的断壁上,似一块刚刚悬挂起来等待夜色的影幕,又像山水长轴里的一处留白,无端地我就想起了武则天的无字碑。
留下一块无字碑,千秋万代,任后人凭说。那么,二亿五千年前就耸立在此,横跨三省的八百里太行山,又给我们留下了多少难以书记写的历史?我久久地坐在气势恢宏的山巅,思绪万千。
远处,几缕炊烟在深谷的密林里悄然升起。
夕阳,一下子跌进了山谷,没有缓冲,没有序幕,巨龙横卧的太行山,坠入深深的夜色里。一下午的时光飞速而过,竟然找不到一个词汇能准确形容涤荡灵魂大峡谷的那种壮美。
第二天清晨,没等到太阳爬到山顶,我便漫步在被草埋径的小路上,漫山枫叶红透遍野,恍若置身在北京的香山,晚秋的景色不像万紫千红的春天那样明丽,却似窖藏的美酒,绵长醇厚,令人陶醉。不见深秋的荒芜和凋零,惟有饱满、成熟和热烈在太行山上到处张扬。
我们一行数人沿着景区建设指挥中心,向通天大峡谷深处探寻。抬头望:一炳炳利剑般的崖壁直指蓝天,直看得让人感叹大自然的神奇造化。低头看:一潭碧水绿宝石一样静卧谷底,像藏在深闺清纯的睡美人,唯恐惊扰了她的美梦。
岸边那一排排书架一样的层层岩石上落满了苍苔,或厚若书本,或薄如纸张,不禁猜想,这是哪位神人为二亿五千年的历史做了全部的真实记录?成为永远不能翻阅的历史巨著的呢?
因为截流,一棵野生柿子树独自站在了水中央,在我们到来之前已经落尽了最后一片叶子,枝头寥寥落落挂了上百个柿子,已呈桔黄色。在一湾碧水映衬下,空灵成一首绝妙的古诗。稍微转个角度就是一幅江南烟雨图,我端着相机拍个不停,不到半晌,相机里的电池已用完了。
面对断崖处的瀑布,那长长的仿佛没有尽头的峡谷风光,该愁如何留取不可错失和复制的美景与秋色了。
临近中午,我们不得不返回住地,放弃追寻水溪的源头。去年在江西的大漳山就曾奋力攀爬,企图找到水的源头,我总疑心那么高的山,哪里有那么多那么清的泉水?悠悠千年,永不断流?因为集体活动,必须遵守约定的时间,只得半路返回,终究没有如愿。我们人生有多少不得不放弃的心愿?有些一生都不能实现的心愿就如同我们人类的血脉一样,永远寻不到生命的源头。
到了通天大峡谷,虹梯关是不得不看的一处风景。虹梯关是上太行入中原惟有“太行八陉”可通,虹梯关便是其中之一。原是太行山中一条自然狭缝,两岸壁立千仞,如升云天。
沿着始建于明朝的古道,长约八里的陡峭山路,折叠式盘旋了五十四道,在几百年历史古道通行了多少商旅?有多少人背负着全家人的希望,怀揣着不同的心思和梦想,风雨无阻,餐风饮露,在这里攀山越岭地走过。如今,那些路经此关的商旅何人何处能留下一个土丘,几根白骨?今日,我走在杂草横生的古道上,就仿佛看到了历朝历代金戈铁马,血雨腥风的古战场;听见商旅驮队踏过石板路,清脆的声音仍回荡在虹梯关古道的上空。
这座青石古关依旧屹立在悬崖峭壁上,向来访者无声地诉说着历史变迁。任山青草绿,任日沉月明。
站在虹梯古关口,等于快速阅览了一页页沧桑的历史。不走近古道,怎知古人与自然搏击顽强的生命?怎知古人不堪的命运和不屈的抗挣?
顺着原路返回,林间不时有松鼠跃过,引得大家一片惊呼。鸟儿在草丛中掠过,距离近的让人觉得伸手就可以抓在手里,使整个大山充满了勃勃生机。
再回头,虹梯关隐没在沉沉的暮色里,一切都已朦胧。我想,与虹梯关有关的历史故事和历史人物,会不会有一天也会被历史的云烟所尘封?
今夕升起汉时的月,掠过的可是秦朝的风?
又见山谷密林里升起缕缕禅意的炊烟,此时,此境,却让人心里格外宁静,一时竟忘却了爱恨悲欢,忘却了利禄功名,心灵像被山泉洗过一样明净。大山给予我的一切珍贵的生命感悟与精神享受,都无法用金钱衡定。
久久伫立在苍茫大峡谷,
上一条:锦屏千座耀太行 下一条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