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g0088

千里峡谷一梦遥
  来源:
山,在黄海之滨,风姿绰约,玉树临风;谷,在太行之怀,云蒸霞蔚,霓虹万道。
山,在山东;谷,在山西,滔滔大海,巍巍太行,远隔千里,相闻于开天辟地,相传于三皇五帝。天各一方,地各一偶,何人敢想这烟台的山这太行的谷竟然有一天会而成为一家人呢?
我想象着这件奇事微妙,仰坐在豪华大巴上。慢慢地,车窗外的树林、庄稼与村庄,转瞬即逝。远处的几位农民,在田间劳作,把我的视线拉得长长的。这些画面大同小异地重复播放,审美的疲劳使我渐渐沉入了梦乡。我开始御风而行。蔚蓝的天上白云朵朵飘,阳光洒满了我的脸庞,我穿着七彩的衣裳,在邯郸的街头与卢生相遇,他衣衫褴褛,躺在旅舍里做“黄粱一梦”,店家正在锅灶前烧火,炊烟袅袅升起……我看到,秦始皇正在梦见“定海神针”,李白正在“梦游天姥吟留别”,汤显祖的牡丹亭正在这里上演,神仙吕洞宾正在“蓬莱仙境”的照壁前迎客……
瘦瘦的吕洞宾,着一袭宽大的道袍,清瞿而笑容可掬,温和地拉着我的手,站在烟台山下,从朝阳街那条胡同里,指点着,让我向南看远方。眼前的街头如画框里的风景,如流的车辆和匆匆的人群,交织着这个城市的繁荣。而吕洞宾却不以为然,定定地指向南方。我在他的指尖处,看到了高高的南山上有一座塔,这塔,既不是西安的大雁塔,也别于杭州的六合塔,它好像没有风铃,也不算中国名塔,但却是一方名胜的标志。这塔,叫三合宝塔,这山,叫塔山。相传古时有仙人下棋于山上,又名棋山,转为奇山。山葱青的时候并不是初夏,而是深夏与初秋交替的时光。那个满眼的绿,如一片绿海,阳光煜熠,绿便从那山尖的塔下,闪着波光,一如绿瀑布从南而北倾泄而下,把烟台的红楼灰黑一同濡染成绿荫的世界,一直接着烟台山下的黄海的青蓝,港城的天空如清水般明静。街头倩女们的红黄裙裾,也染上了绿绿的光波,城的呼吸也变成了绿的负氧离子队伍。塔山的脚下,窝着一个山村,就叫塔山村,如今已经成为一个大企业集团,建成了综合性的旅游“王国”,创造了旅游奇迹:仅2010年,就接待游客达千万人次,跻身全国景区前列。在吕仙指划着的当儿,我仿佛回到了早些年的冬天。那是一个深冬,雪花早已飘落于树木的梢头,顽皮的则跳在石阶上显出自己的慵懒,将一条长长的石磴路,铺了整整几万两雪花银子。我踏着这些乱玉碎银,登山赏雪。静静的山谷,喊一声会惊得鸟儿飞起,飞积雪便从树枝上纷纷飘散下来。偶尔走过一条山涧,如玉的冰层在山泉涌出的地方,更加晶莹剔透,水珠儿会时不时地溅出来,仿佛若有声。我登上了山顶,在三合塔前,举目远眺,意象便又回到了夏天。但见烟台山上下,花红柳绿的树丛,掩映着一座座古旧的领事馆;海上、港口里,万吨巨轮与飞驰的摩托艇互相辉映;海岸的滨海广场,游人如织,欢声笑语。
我正陶然间,却见吕仙摇头,随之吟咏出一首五言古诗:
“太行有遂谷,鸟道实摧车。对月星河近,登颠雁影斜。”
我一怔,转身西望,瞬间飞越千里,跻身于太行山脉。那北起娘子关,南至云台山的八百里太行,犹如一条飞舞的蛟龙,时而直插云际,时而匍匐逶迤。在其腰脊之间,隆起座座山梁,腾出道道沟壑,对中原形成一道天然屏障,逶迤苍茫,磅礴奔涌……
我问吕洞宾,此山与我何缘?吕仙捋一捋白髯,笑而不答,他只一指,我便飘然而降于彩虹之下的山麓,这里云蒸霞蔚,层林尽染,漫山红遍,好一派福地洞天。我正满心欢喜地要做逍遥游,他却把我领到了平顺县。在狭长的山间,县城里的楼房鳞次栉比的耸立在半山腰,县城中间是新开辟的广场,也是沿着山势长长的一溜,中间是条河,新闸的堤坝,拦蓄满了河水,漫过坝顶哗哗地流着。山坡的一边,一辆大巴,还有几辆越野车旁,一批参观的人群,正在听一位戴着红色安全帽的人在讲述着建设的蓝图。我隐隐地听说:“这是平顺县有史以来最好的宾馆,县里给予了大力支持,明年这个时候就能营业。到时候,咱烟台的客人来,就可以住咱塔山公司的宾馆。”汽车载着我,驶向了一村两位全国人大代表的西沟村。在村纪念馆门前,连任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的申纪兰老大娘,刚刚送走了长治市在虹霓大峡谷召开旅游开发现场会的各级领导,就与我们亲切交谈,她握着我和另一位作家的手说:“你们是塔山请来的客人,感谢塔山前来开发我们的大峡谷……”这位当年在全国首倡男女同工同酬的八十多岁的老太太,这位“国宝”级的人物,交口称赞塔山,真是出乎我的意料。在远隔两千里之外的太行山里,听到她的称赞,一种莫名的自豪与亲切,在心中油然升腾着。
我曾经看过一幅巍巍太行的画儿,那壁立千仞、壮伟奇丽的景象,曾令我屏息凝神,现在,却赫然展现在眼前。在新开发的大峡谷中耸立的观景台上,壁挂公路,就在眼前如玉带给大山束腰。夕阳的余辉,照射在东山脊上,一列群峰便阴阳相割,昏晓相伴。暗处的山谷,苍翠的树木,簇拥着万山雄奔,而阳处的灿烂风光,正演绎着秋天无尽的斑斓多彩,恰似一幅永远也望不到边的群山舞蹈图。这阴阳的相交相合,如一位仙女与一位老翁在相伴憩息。松的青葱,枫的艳红,在苍茫的暮色中,变得淡淡如蒙雾一般。几天后的这样的黄昏,我跟朋友们登上虹梯关时,也见
上一条:山的遐想 下一条:锦屏千座耀太行